Gurgling Huxley

【NYSM】【Jack/Lula】NOW...SLEEP!

略ooc
剧情傻白甜
文笔不够糖来凑

我真的不应该放弃在空调房里与道具做游戏的时间。Lula这样想。
她已经在太阳底下站了足足二十分钟,甚至更长,而约她见面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。
――Jack Wilder你完蛋了。这是Lula在内心深处的抱怨,她正在祈祷自己能和Jack心灵相通,这样Jack就能听到这句话,并且带着双球蛋卷冰淇淋赶来见她。

很好,又一群谈笑风生的年青男女走过,显然,其中没有Jack。
Lula又想。我该为Jack庆幸吗,我现在脾气…呼…可比以前做“非主流表演”的时候好多了。
她想,先一步去给自己买杯冷饮――柠檬苏打,Best choice forever.

店员很热心,起码比还未赶到的Jack要体贴得多。耳边传来来自耳机听筒冰冷的机械女声: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。她索性将手机重新塞回口袋,摇了摇装着饮料的杯子,听着里面的冰块碰撞在一起发出的“咔啦咔啦”声。决定了!打道回府。

还未推开玻璃门,迎面冲进来一位压低了鸭舌帽檐的男性,语速极快又含糊地在Lula耳边念了一长串,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呆愣着的时候伸手搂住她身子,右手将Lula的脑袋轻轻按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这下,Lula听清楚了,那个男人说:“Now...Sleep!”
完蛋了,我真是太松懈了――但是,这又是什么人?!难道是沃尔特的兄弟找来了?
Lula算是认栽了,乖乖地倒靠在对方身上。但很快,她明白自己并没有失去意识。而耳边则传来了对方压抑不住低沉的哼笑声。
“Oh my god...Jack?”
“Uh-huh?Surprise!很抱歉我来迟了,Lula。我知道你现在想问我什么――催眠术为什么没有效对吗?”
Lula靠着他的肩,带着些撒娇意味点了点头。
“谁说没有用了?你看,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现在我不是把你搂到怀里了嘛,嘿嘿?”
他脸上带着笑,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。